日期:

22/05/2019  跑馬地  第1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五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40-000  

「神乎其技」與「駿驫」於起步時互相碰撞。「駿驫」其後向外斜跑,導致「快樂魔王」失去平衡,而「靚籐王」則受到妨礙。其後,「靚籐王」及「快樂魔王」均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堅離地」同樣自外檔出閘後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上旺財上」儘管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受大力催策,但加速緩慢。 跑了一段短途程後,「天地同心」向外斜跑,碰撞「神乎其技」。 趨近千三米處時,「堅離地」一度在「神乎其技」內側的窄位競跑。 跑過千三米處時,「自由飛翔」及「快樂魔王」均在「小奇妙」內側緊迫競跑。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堅離地」在「快樂魔王」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過了六百米處後,「自由飛翔」在「陽明賞賞」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昂首。 過了五百米處後,「堅離地」開始內閃,其後在直路上嚴重內閃,十分難以策騎。小組認為「堅離地」的走勢難以接受。考慮到「堅離地」以往曾因有類似走勢而被禁止出賽,小組著令該駒必須連續多次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小奇妙」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神乎其技」於賽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天地同心」及「威震天」,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小奇妙」及「駿驫」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2/05/2019  跑馬地  第2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四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地  (2.7)   評分: 060-040  

抵達起步點後,脫掉一顆牙齒的「安定繁盛」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醫生雄星」出閘僅屬一般。 「勇勢」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被「君子精神」碰撞時失去平衡。 「電子群星」於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暴風俠」。其後,「電子群星」及「暴風俠」均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大外檔出閘的「惜多福」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鴻圖福星」在跑來搶口之際昂首。 趨近八百米處時,「安定繁盛」勒避「極爽」的後蹄。 跑過二百米處時及趨近一百米處時,「鴻圖福星」與「安定繁盛」兩度緊迫競跑。 接近五十米處時,「暴風俠」起初在「惜多福」的內側緊迫競跑,其後被該駒挨擦,當時「惜多福」在催策下內閃。 接近終點時,「暴風俠」與「志友運」互相碰撞。 跑過終點時,「鴻圖福星」在「極爽」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電子群星」,發現該駒左後腿不良於行。「電子群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鴻圖福星」、「極爽」及「君子精神」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2/05/2019  跑馬地  第3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三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080-060  

「幸運時代」出閘僅屬一般。 「福威勝」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過了千六米處後,「恆駿寶駒」在「長長友」與「香音」之間受擠迫之際收慢,當時「香音」被「大運當頭」帶向內跑,而「大運當頭」則在「龍船」內側處於窘境。「恆駿寶駒」收慢時,在馬群之後切入的「福威勝」一度勒避該駒的後蹄。 跑過千三米處時,「興爾」勒避「香音」的後蹄,當時「香音」靠近「長長友」的後蹄處於窘境。跟隨「興爾」的「情趣」因而勒避該駒的後蹄。 過了千三米處後,「綠野先駒」與「長長友」互相碰撞。 同樣在過了千三米處後,「恆駿寶駒」靠近「福威勝」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六百五十米處時,「興爾」推進至「長長友」外側之際,「長長友」自「幸運時代」之後向外移出,「長長友」與「興爾」因而緊迫競跑。 跑過六百米處時,「香音」收慢避開「長長友」的後蹄,當時「長長友」一度在雙雙斜跑的「興爾」與「幸運時代」之間的窄位競跑。跟隨「香音」的「情趣」因而受阻礙。 「興爾」於直路早段將頭轉側及內閃。「興爾」被騎師修正時,同樣傾向內閃的「長長友」於接近三百米處時一度在該駒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跑過二百米處時,開始墮退的「興爾」在「長長友」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長長友」向內斜跑。 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他獲指示,假如「興爾」出閘迅速,就將坐騎置於前列位置競跑;但假如坐騎出閘不快,則應將自外檔出閘的坐騎在馬群之後切入並取得遮擋。他說,「興爾」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與「情趣」互相碰撞。他說,由於「興爾」出閘未如所願般快,他遂選擇將坐騎在馬群之後切入,佔取接近內欄的有遮擋位置。這導致「興爾」居於較賽前預期為後的位置競跑。他說,跑過千三米處時,「興爾」在勒避「香音」的後蹄時失去平衡,其後走勢開始變得較為暢順。然而,過了千一米處後當賽事步速減慢時,「興爾」在一段途程上靠近「香音」的後蹄處於極大窘境。他說,由於坐騎在這場步速不快的賽事中墮居於較所願更後的位置,他遂決定移離「香音」的後蹄,爭取較接近領放馬的位置。他續說,儘管「興爾」於過了七百米處後得以上前,但須在「劍追風」外側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繼而於轉直路彎時須受催策。他說,「興爾」在直路上的走勢令人失望,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他說,他認為是晚賽事的形勢對坐騎不利。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興爾」,發現該駒右後蹄踭部內側有一處割傷。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大運當頭」及「香音」,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興爾」、「長長友」及「盛大光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3/5/2019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香音」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羅富全的馬房再次檢查「香音」時,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香音」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表現欠佳的「興爾」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被發現右後蹄踭部內側有一處割傷。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蘇保羅的馬房再次檢查「興爾」時,發現該駒左前腿及右後腿均不良於行。「興爾」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22/05/2019  跑馬地  第4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四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060-040  

「合作愉快」於開閘時坐下,因而一對前腳並舉及失地甚多。「合作愉快」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艦長天下」出閘笨拙。 「獎進」於起步時在「新威龍」與「歐洲巨星」之間嚴重受擠迫,當時出閘笨拙的「新威龍」向外斜跑,而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歐洲巨星」仍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歐洲巨星」被「獎進」碰撞後軀時失去平衡。其後,「歐洲巨星」持續內閃,導致「獎進」於過了一千一百五十米處後一度收慢避開該駒的後蹄。 自外檔出閘的「轉數高」、「齊齊上」及「無價寶」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處轉彎時,「無價寶」將頭轉側,向內斜跑及碰撞「友盈有款」的後軀,「友盈有款」因而失去平衡。其後「友盈有款」於接近一千米處轉彎時走勢笨拙。 跑過九百米處時,「轉數高」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急促向內斜跑及碰撞「艦長天下」。向內移入以佔取「轉數高」之後位置的「無價寶」因而收慢避開該駒的後蹄,將頭轉側及內閃,導致「合作愉快」受妨礙。其後在一段途程上,「轉數高」持續搶口,其後於接近六百米處時勒避「新威龍」的後蹄。 跑過八百米處時,「獎進」失去左後蹄的蹄鐵。 過了五百米處後,「友盈有款」將頭轉側及外閃,其後轉直路彎時走勢十分笨拙。 「轉數高」於直路早段在催策下內閃,導致其騎師於跑過二百米處時須轉用右手握鞭。「轉數高」其後持續內閃直至接近一百五十米處。 「大運舞台」在大部分途程上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新威龍」及「艦長天下」,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獎進」及「歐洲巨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3/5/2019 獸醫報告增補>主任獸醫(賽事管制)報告謂,「爪皇轟天」賽後翌晨被發現右前腿不良於行。「爪皇轟天」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22/05/2019  跑馬地  第5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四班  跑馬地  草地  B  165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060-040  

「泰益善」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泰益善」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夢幻戰士」出閘僅屬一般。 「活力勇士」(見習騎師黃俊)於躍出時在「好友益」與「明月光」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好友益」被「赤火神龍」帶向外跑,而「明月光」則被「活力勇士」碰撞後軀後轉向內跑橫越「活力勇士」的跑線。這導致「活力勇士」居於馬群後列競跑。被查詢時,見習騎師黃俊表示,在起步時受擠迫之際失地後,由於已無法佔取前列位置,他遂選擇將「活力勇士」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他說,首次跑過終點後,他嘗試將坐騎向內移入至「好友益」之後,並佔取第二疊位置,然而,「君子承諾」迅速推進至坐騎與「架勢」之間,他因而未能將坐騎向內移入。這導致「活力勇士」於過了千三米處後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他說,當賽事步速於過了千二米處後減慢時,他嘗試讓坐騎慢慢上前,希望能佔取較前的近欄位置。他說,他逐漸推進,打算繼續讓「活力勇士」追前,以期居於領放馬「紫電明珠」外側。然而,「赤火神龍」於跑過九百米處時向外斜跑,導致「活力勇士」被帶出更外疊。他說,「赤火神龍」推進上前超越「劍聶風」以居於「紫電明珠」外側,同時「劍聶風」持續走第二疊,導致「活力勇士」持續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他說,「活力勇士」於轉直路彎時須受力策,其後在直路上墮退。他續說,他認為「活力勇士」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可歸咎於是晚的陣上形勢,而造成此形勢的原因是坐騎於起步時失地及於早段居於馬群後列競跑。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活力勇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君子承諾」及「鵲橋飛渡」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三百五十米處時,「好友益」一度收慢避開「明月光」的後蹄,當時「明月光」向內斜跑。 跑過千三米處時,「君子承諾」在「架勢」與「活力勇士」之間緊迫競跑。 過了千二米處後賽事步速減慢時,「好友益」開始搶口,在「明月光」之後處於窘境之際昂首。跟隨其後的「君子承諾」因而靠近「好友益」的後蹄處於窘境。 過了一千米處後,「赤火神龍」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靠近「劍聶風」的後蹄處於窘境。「赤火神龍」其後在持續搶口時向外斜跑避開「劍聶風」的後蹄,導致「活力勇士」被帶出更外疊。「赤火神龍」其後獲許推進至領放馬外側。 趨近四百米處時,「夢幻戰士」一度靠近「明月光」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二百米處時,「君子承諾」在「好友益」的後蹄內側緊迫競跑。 接近終點時,「架勢」在「赤火神龍」內側受擠迫,當時「赤火神龍」向內斜跑避開「明月光」,而「明月光」則在催策下向內斜跑,繼而被修正。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紫電明珠」,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活力勇士」、「明月光」及「赤火神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3/5/2019 獸醫報告增補>表現欠佳的「紫電明珠」於賽後曾由主任獸醫(賽事管制)檢查,當時他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主任獸醫(賽事管制)今晨在練馬師呂健威的馬房再次檢查「紫電明珠」時,發現該駒左後腿不良於行。「紫電明珠」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22/05/2019  跑馬地  第6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三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080-060  

「老實人」於五月二十一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著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極速王」(楊明綸)補上。「老實人」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加州銀晉」入閘後十分煩躁不安,衝撞閘廂前門,因而撞開閘廂前門。在此宗事件中,「加州銀晉」的騎師田泰安被拋下,「加州銀晉」繼而在鞍上無人下跑了一段途程。由於「加州銀晉」過了一段時間後才被捉回,其餘參賽馬匹被牽出閘廂,導致賽事延遲開跑。獸醫認為「加州銀晉」不適宜出賽,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著令該駒退出。「加州銀晉」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賽後,田泰安接受首席醫療主任檢查,首席醫療主任認為他適宜履行餘下賽事的策騎聘約。 「金鼓齊鳴」於起步時向外斜跑,導致「年年旺」碰撞「紅旗星將」,兩駒因而雙雙受阻礙。 「天衣無縫」於躍出時在「錶之銳」與「神威敖翔」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神威敖翔」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錶之銳」與「神威敖翔」雙雙失去平衡,尤以「神威敖翔」為甚。其後,「天衣無縫」在馬群之後切入。 自外檔出閘的「極速王」同樣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自大外檔出閘的「神威敖翔」於早段收慢,但未能取得遮擋,因而在大部分途程上走外疊,沒有遮擋。 進入直路時,「紅旗星將」在「上海大師」外側緊迫競跑,當時「上海大師」移至「月追越風」外側以望空。 三百米處,「極速王」向內移入避開「金鼓齊鳴」的後蹄以望空。 跑過二百米處時,「金鼓齊鳴」在「紅旗星將」外側無路可上後移至該駒內側,當時「紅旗星將」在催策下外閃。 接近終點時,「上海大師」在「紅旗星將」的後軀內側緊迫競跑。 「月追越風」於賽後失去左前蹄的蹄鐵。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紅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年年旺」及「紅旗星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2/05/2019  跑馬地  第7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三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080-060  

練馬師約翰摩亞因違反練馬師手冊規定第41條而被罰款一萬元,事緣他替「勝利歡星」(V358)報名參加五月二十一日星期二在沙田舉行的試閘,而該駒為是賽的第二後備馬匹。 「最驫」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成才」。 「真先生」於躍出時被「快樂歡騰」碰撞,當時「快樂歡騰」向內斜跑。 「安喜」出閘僅屬一般,於早段受催策後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醒目勇駒」及「勝感」自外檔出閘後亦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處時,「飛霸龍」向內斜跑,在「最驫」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 過了一千米處後,「最驫」在收慢以讓「電訊驫馬」過頭時搶口。 跑過九百米處時,「飛霸龍」開始搶口,在勒避「最驫」的後蹄之際昂首。 過了三百米處後,「飛霸龍」向內移入避開「紫雲星」的後蹄以望空。跑過二百米處時,「飛霸龍」一度向著外側的「紫雲星」的後蹄外閃。 「紫雲星」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儘管小組認為第三名馬匹「飛霸龍」的騎師利敬國於非常接近終點時的騎法並不影響該駒的最終名次,但無論如何仍提醒他,在情況許可下他有責任至少手足並用力策坐騎至終點。 被查詢有關「電訊驫馬」的表現時,潘頓表示,他須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催策坐騎以超越內側的馬匹,並於過了一千米處後能夠做到。他說,「快樂歡騰」於過了九百米處後推進至「電訊驫馬」外側時,他覺得他須催策「電訊驫馬」才能嘗試保持在該駒內側,而由於他已於早段在一段途程上催策坐騎,他遂選擇留居「快樂歡騰」之後。當他這樣做時,「電訊驫馬」起初顯得「膽怯」。他說,他於四百米處能夠將「電訊驫馬」移至「快樂歡騰」外側以望空,但坐騎於直路早段受催策以在「快樂歡騰」與「最驫」之間推進時,坐騎儘管受催策,但不願保持在該兩駒之間。他說,「電訊驫馬」其後於末段墮退。他續說,他於賽後向「電訊驫馬」的馬主及練馬師建議,假如情況許可,可考慮讓該駒帶頭競跑。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電訊驫馬」,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快樂歡騰」,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電訊驫馬」、「成才」及「醒目勇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22/05/2019  跑馬地  第8場 賽事報告

22/05/2019  第二班  跑馬地  草地  B  1200米   狀況: 好至快  (2.7)   評分: 100-080  

「小鳥敖翔」出閘笨拙及緩慢。 「艮志騰雲」在閘內煩躁不安,出閘十分笨拙,因而失地。這導致「艮志騰雲」及「小鳥敖翔」均居於馬群較後位置競跑。 「滿地可」於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開心神駒」,「開心神駒」相應向內斜跑及與「越感」互相觸碰。 「手到回來」於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好吉利」。「手到回來」及「好吉利」均於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擋。 自大外檔出閘的「順勢寶」同樣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跑了一段短途程後,「越感」在「載譽歸來」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載譽歸來」向外斜跑。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開心神駒」及「小鳥敖翔」,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怡昌寶寶」及「載譽歸來」均須抽取樣本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