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號:  1  2  3  4  5  6  7  8  9  10 

12/02/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C+3  1000米   狀況: 好地  (2.71)   評分: 057 - 040   分段時間: (12.91)  (20.55)  (23.36)

名次 馬號 彩衣 馬名 騎師 練馬師 檔位 實際負磅 評分 頭馬距離 完成時間 最後賠率 走位 分段時間 實力指數 標示 綜合評分
1 13 連利福將 班德禮 葉楚航 10 123 47 NOSE 0:56:82 20 9-8-1 13.23  20.63  22.96 
2 4 神速奔馳 周俊樂 文家良 6 125 52 NOSE 0:56:83 37 10-9-2 13.39  20.55  22.89 
3 12 不可擋 希威森 韋達 7 123 47 N 0:56:89 10 1-1-3 12.91  20.55  23.43 
4 5 開心好友 陳嘉熙 姚本輝 5 123 52 3/4 0:56:96 13 5-5-4 13.11  20.55  23.30 
5 6 無可限量 莫丹尼 大衛希斯 13 128 52 1 0:56:98 6 6-3-5 13.15  20.43  23.40 
6 1 得力寶駒 田泰安 呂健威 1 133 57 1-1/4 0:57:01 13 12-13-6 13.47  20.67  22.87 
7 2 萬里飛至 蔡明紹 蘇偉賢 4 131 55 1-1/4 0:57:04 10 7-4-7 13.19  20.47  23.38 
8 14 澳華威威 黎海榮 徐雨石 8 116 40 1-3/4 0:57:10 96 11-14-8 13.39  20.75  22.96 
9 8 投資有利 巫顯東 鄭俊偉 2 126 52 2-1/4 0:57:20 145 8-12-9 13.23  20.87  23.10 
10 9 石破天驚 潘明輝 方嘉柏 14 125 51 3 0:57:30 7.1 14-10-10 13.67  20.27  23.36 
11 11 超班 霍宏聲 苗禮德 3 126 50 4-1/2 0:57:55 23 2-2-11 12.95  20.55  24.05 
12 7 嘉應福星 潘頓 賀賢 11 128 52 5 0:57:64 2.6 3-6-12 13.03  20.75  23.86 
13 10 辣得交關 波健士 沈集成 12 126 50 12-3/4 0:58:88 21 4-7-13 13.07  20.71  25.10 
3 龍東傳承 馬雅 丁冠豪 9 130 54 -- 0 13-11-0 13.47  20.51 

賽事報告 預計走位圖
「神速奔馳」於入閘後十分煩躁不安,數度以後足豎立,其中一度將左前腿擱在閘廂前方間隔之上。「神速奔馳」其後出閘笨拙,向外斜跑,碰撞「不可擋」的後軀,導致「不可擋」失去平衡,「神速奔馳」則因而失地。「神速奔馳」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就在開閘前,「石破天驚」煩躁不安,將頭轉向左邊,因而出閘僅屬一般。 「澳華威威」於躍出時失去左前蹄的蹄鐵。 起步後不久,「萬里飛至」被「超班」阻礙,當時「超班」在被「投資有利」碰撞後向外斜跑。 跑過六百米處時,「龍東傳承」在「連利福將」之後處於窘境。 趨近五百米處時,「連利福將」靠近「嘉應福星」的後蹄競跑,繼而收慢避開該駒的後蹄。 過了五百米處後,「神速奔馳」在走勢稚嫩之際將頭轉側及內閃。 接近四百米處時,「辣得交關」在「嘉應福星」與「無可限量」之間受擠迫之際收慢,當時「無可限量」內閃。在此宗事件中,「辣得交關」與「嘉應福星」互相碰撞,導致「嘉應福星」也受阻礙。 一百五十米處,「開心好友」在「連利福將」內側緊迫競跑,當時「連利福將」移至「超班」內側以繼續推進。 跑過五十米處時,「澳華威威」在「開心好友」外側緊迫競跑,當時「開心好友」在「神速奔馳」的後蹄外側緊迫競跑。 接近終點時,「連利福將」向內斜跑,挨擦「不可擋」。 小組押後宣佈覆磅完畢,以考慮「龍東傳承」是否獲公平出閘。小組聽取了「龍東傳承」的騎師馬雅、練馬師丁冠豪及司閘員施百厲的證供。小組在聽取各方的證供及觀看賽事影片後,發現由於「神速奔馳」於閘內煩躁不安,開閘一度延遲,由閘廂助理員協助的「龍東傳承」戴著頭布的時間因而較正常為長。其後於閘門打開時,「龍東傳承」仍然戴著頭布,就在開閘後才除去頭布。這導致通常居前競跑的「龍東傳承」出閘十分緩慢,落後數個馬位。由於小組認為,「龍東傳承」於開閘時仍然戴著頭布,考慮到該駒的一貫跑法,故裁定該駒未有獲得公平出閘,該駒因此被視作無出賽馬匹。 被查詢有關是日初出的「嘉應福星」的表現時,潘頓表示,他認為坐騎於是賽前試閘時在毋須居馬群之後競跑下表現最佳。他說,他因此於早段催策坐騎以嘗試取得領先。他說,坐騎儘管受催策,但「不可擋」較坐騎展現更快的前速,他於過了五百米處後未能阻止該駒超越坐騎。他說,在此之前,坐騎在「辣得交關」與「不可擋」之間競跑之際已不願展步,他早於賽事早段已擔心坐騎的走勢。他說,坐騎被「不可擋」過頭後隨即脫口,雖然坐騎於接近四百米處時在「辣得交關」內側緊迫競跑,但此時已洩氣潰敗。他又說,他於過了四百米處後持續催策坐騎,但坐騎於賽事較後階段顯著墮退。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嘉應福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是賽大熱門「嘉應福星」居馬群後列過終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嘉應福星」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超班」,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獸醫於賽後立即檢查「辣得交關」,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辣得交關」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嘉應福星」、「連利福將」及「神速奔馳」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 - 皇牌
* - 獲得優先出賽之馬匹
() - 練馬師之馬匹優先參賽次序
MA288評分* - 已包括讓磅調整
- 超分馬
- 評分有利
- 已接近上次贏馬評分
- 蹄速有前有後
- 游水馬
- 曾在雨天上名
- 曾在淋地贏馬
- 曾在淋地上名
- 騎練有計
- 操練積極
- 只限專業版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