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3/09/2020  跑马地  第1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五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80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39-020  

「众善积福」于九月二十一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跗关节受伤)着令退出。「众善积福」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抵达起步点后,「成功星驹」接受兽医檢查,经过必要的诊视后,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同样在抵达起步点后,「表表马」被发现失去左前蹄的蹄铁。「表表马」重新装上蹄铁后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为善聚乐」于开闸时四蹄滞立,因而失地甚多。由于这是「为善聚乐」在有限的出赛次数中第二次于开闸时四蹄滞立,小组因此着令该驹必须连续多次试闸及格后,才可再次出赛。 「如沐春风」出闸仅属一般。 「赏心星」自大外檔出闸后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灵锋」于起步后不久同样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跑过千六米处时,「明德之星」向内斜跑,碰撞「醉开心」 首次趋近终点时,「家家胜意」在「成功星驹」(黎海榮)内侧紧迫竞跑之际靠近「威紫荆」的后蹄处于窘境,当时「成功星驹」向内斜跑。小组告诫黎海榮,在类似情况下必须加倍小心。跟随「家家胜意」的「醉开心」因而收慢避开该驹的后蹄。 「灵锋」于转直路弯时受困而未能望空。 趋近二百米处时,「醉开心」在推进至「东方雷」内侧的窄位之际一度受困,当时「东方雷」正在堕退。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表表马」及「东方雷」,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威紫荆」及「明德之星」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2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58-040  

「阳明亮亮」出闸缓慢,继而收慢避开「惜多福」的后蹄,当时尽管骑师已努力阻止,但「惜多福」仍急促向内斜跑。其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电讯火箭」在「惜多福」与「魅力汉子」之间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惜多福」持续向内斜跑,而「魅力汉子」则向外斜跑。 「木火同明」于起步时向内斜跑,阻碍「阳刚武士」。自外檔出闸的「阳刚武士」其后收慢及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其后,「木火同明」尽管受力策,但未能加速。「木火同明」因而于趋近及跑过一千米处时在没有遮挡下走大外迭,跑过九百米处时受催策以占取较前的位置,但仍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起步后不久,「金糠」一度在「天天智庫」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天天智庫」在催策下将头转侧及内闪。 跑过九百米处时,「电讯火箭」于抢口及在「魅力汉子」之后处于窘境之际失去平衡。 跑过四百米处时,「骏爵士」于未能推进至「惜多福」外侧及「木火同明」内侧之际靠近「惜多福」的后蹄处于窘境,当时「木火同明」保持在「骏爵士」的外侧。正跟随「骏爵士」的「阳刚武士」因而勒避该驹后蹄及踏着该驹后蹄,并失蹄。 转直路弯时,「电讯火箭」在「魅力汉子」之后处于窘境。 跑过二百五十米处时,「电讯火箭」在「魅力汉子」内侧未能推进之际开始移至该驹外侧。其后,「魅力汉子」向外移出以推进至「天天智庫」的外侧,「电讯火箭」因而向内移回以望空。 「阳明亮亮」于趋近二百米处时颇为难以望空,趋近及跑过一百五十米处时向外移出数迭以望空。 跑过二百米处时,「天意」与「金糠」紧迫竞跑。 末段,「魅力汉子」在「惜多福」与「牛精大哥」之间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牛精大哥」被「骏爵士」(史卓丰)带向内跑。小组谴责史卓丰,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须确保尽全力阻止坐骑斜跑。「魅力汉子」因此未能被力策至终点,而「牛精大哥」则未能全力施为。 跑过终点时,「电讯火箭」在「惜多福」的内侧紧迫竞跑,当时「惜多福」稍微向内斜跑。 「骏爵士」及「阳明亮亮」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3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00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60-043  

「南庄之歌」出闸缓慢,因而居于马群后列。 「胜出魅力」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因而失地甚多。「胜出魅力」必须经闸厢测试及格后,才可再次出赛。 接近六百五十米处时,「过河劲卒」被「管得掂」带向外跑,当时「管得掂」移至「南区宝」外侧。这导致「过河劲卒」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跑过五百米处时,跑来抢口的「南庄之歌」在「随我来」之后处于窘境。 进入直路时,「南庄之歌」向外移出避开「好友无敌」的后蹄以望空。 「过河劲卒」于直路早段将头转侧及内闪,导致骑师须改用右手握鞭并修正坐骑。 跑过一百五十米处时,「岭宝峯」在「南区宝」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之际收慢。「岭宝峯」继而于跑过一百米处时推进至「南区宝」内侧的窄位,于末段在该驹内侧的窄位竞跑,当时「南区宝」稍微向内斜跑。「岭宝峯」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终点。 被查询时,楊明纶表示,他获指示在闸后让「好友无敌」充分热身,并占取尽量靠前的位置。他说,赛前预计坐骑在这场一千米途程赛事中将未能展现足够的前速成为领放马匹之一,但希望坐骑能够占取领放马之后的位置。他说,「好友无敌」出闸迅速,他随即开始大力催策坐骑以占取尽量靠前的位置。他说,尽管他催策「好友无敌」,但「随我来」在未受推策下就能保持在坐骑内侧位置,他因而未能带离「随我来」以占取内栏位置。他说,他于趋近及跑过八百米处时持续催策坐骑,但坐骑未能展现前速,他未能阻止「浓有」以及排在较坐骑更外檔位并于起初居于坐骑之后的「大当家」超越坐骑,并移至坐骑之前。考虑了楊明纶的证供及观看了赛事影片后,小组接纳他的解释。 「南庄之歌」、「浓有」及「过河劲卒」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4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65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77-063  

「伟大胜利」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出闸缓慢。 「幸福老挝」出闸笨拙。 「勇敢皇者」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喜盈宝」。 「劳动创造」出闸笨拙,继而与「南庄加宝」互相碰撞。 「世纪舞王」与「安迅」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首次趋近终点时,「喜盈宝」于收慢以在「发财福星」之后取得遮挡之际在该驹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首次跑过终点时,「一铺成名」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一铺成名」于过了千三米处后获许上前,八百米处进占领放马外侧。 楊明纶(「世纪舞王」)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首次跑过终点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发财福星」下向内斜跑,导致该驹须勒避「世纪舞王」的后蹄并失去应有的跑线。小组判罚楊明纶由十月十四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月十九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在衡量判罚轻重时,小组考虑到楊明纶的良好策骑纪录。 过了千二米处后,跑来抢口的「劳动创造」收慢避开「安迅」的后蹄。 接近一百五十米处时,「勇敢皇者」向外移出避开「发财福星」的后蹄,当时「发财福星」因「一铺成名」堕退而移至该驹外侧以望空。 第六名马匹「喜盈宝」的骑师史卓丰承认违反赛事规例第100(2)条,事缘他未有力策坐骑至终点,表现未能令小组满意。小组就此项违规判史卓丰罚款一万五千元。 被查询时,潘顿表示,「安迅」是晚首次在香港角逐草地赛事,并增程至一千六百五十米,于阵上不愿放鬆来跑。他说,他催策坐骑以占取前列位置,继而居早段领放的「世纪舞王」外侧,此时坐骑大力抢口。他说,「一铺成名」随后推进至坐骑外侧,再度令坐骑急于拼斗。他说,由于坐骑过于抢口,他因此未能保持在「世纪舞王」旁侧的位置,并须超越该驹,在领放下走内栏。他说,坐骑由于在早段及中段的走势而于过了五百米处后须受力策,于直路早段尽管受力策,仍显着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安迅」,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安迅」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安迅」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一铺成名」及「世纪舞王」,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扎西德勒」及「南庄加宝」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5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80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60-041  

「欢喜心」出闸缓慢。 「金如意」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在「靓紫荆」与「睡眠攻略」之间受挤迫,当时「靓紫荆」稍微向内斜跑,而「睡眠攻略」则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睡眠攻略」被「金如意」碰撞后躯时失去平衡。 「牛精辉煌」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醉醒神」在「活力宝驹」内侧紧迫竞跑,当时「活力宝驹」内闪。 首次趋近终点时,抢口的「芙蓉庄」靠近「睡眠攻略」的后蹄处于窘境。「芙蓉庄」其后持续在「睡眠攻略」之后处于窘境,趋近千三米处时内闪,导致「醉醒神」受挤迫。「芙蓉庄」其后急促向外移出以纾缓对「醉醒神」的紧迫。趋近千一米处时,「芙蓉庄」再度在「睡眠攻略」之后处于窘境。 跑过六百五十米处时,「芙蓉庄」在「醉醒神」外侧紧迫竞跑,当时「醉醒神」开始推进至「睡眠攻略」外侧。跑过五百米处时,「醉醒神」在「芙蓉庄」与「睡眠攻略」之间的窄位竞跑,当时「睡眠攻略」推进至「红丽舍」外侧。 进入直路时,「金如意」在「美丽天使」与「总统之星」之间无路可上之际一度在「美丽天使」之后处于窘境。 趋近二百米处时,「金如意」将头转侧,在「御风超影」的后躯内侧紧迫竞跑。 「靓紫荆」大部分途程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直路上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靓紫荆」,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亦有此毛病报告。「靓紫荆」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靓紫荆」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被查询时,田泰安表示,「睡眠攻略」于中段能够占取好位,他于接近五百米处时将坐骑移至「红丽舍」外侧,因为坐骑是匹均速马以及是赛负磅相对较轻。他说,坐骑于转直路弯时须受力策,他于直路早段大力催策坐骑,但坐骑于转直路弯时略为上前后开始保持同速。他续说,他于直路早段以右手开鞭,其后转用左手开鞭以图让坐骑在受力策时交出较佳反应,但坐骑未能以劲势冲刺,让「金如意」及「活力宝驹」于趋近一百米处时均能追近坐骑。他续说,由于坐骑在此骑法下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他遂收起马鞭,改为手足并用力策坐骑至终点。 赛后,见习骑师周俊乐表示,虽然「御风超影」需时才能取得领先,但他毋须消耗坐骑很多气力就能做到。他说,坐骑于过了千二米处后超越「总统之星」取得领先,其后走势畅顺,他预期坐骑末段冲刺良佳。然而,坐骑于转直路弯时须受催策,其后未有如他预期般加速,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御风超影」,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同样在赛后,何泽尧表示,「醉醒神」于趋近千三米处时在「芙蓉庄」内侧紧迫竞跑,其后未能稳定走势,接近一千米处时在收慢避开「美丽天使」的后蹄之际昂首。他说,其后坐骑走势欠顺,在直路上受催策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醉醒神」,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美丽天使」及「红丽舍」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6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四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65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57-041  

「捉金皇」与「幸运飞弹」于起步时互相碰撞。 「其利断金」及「安定繁盛」起步均仅属一般,「其利断金」其后于跃出时被「安定繁盛」碰撞,当时「安定繁盛」向内斜跑。 起步后不久,「火箭炮」被「雷公凿」碰撞,当时「雷公凿」在被「鹊桥飞渡」触碰后向外斜跑。这导致「火箭炮」及「赢科超影」均于一段短途程上在「好运多宝」的内侧紧迫竞跑。 自大外檔出闸的「快闪的」于早段收慢及在马群之后切入。 首次跑过终点时,抢口的「雷公凿」向内斜跑避开「阳明高高」的后蹄,当时「阳明高高」收慢以图取得遮挡。「雷公凿」其后推进至「阳明高高」与「行乐之光」之间的窄位,这导致三驹均于一段途程上紧迫竞跑,并数度互相碰撞。 跑过一千米处时,「安定繁盛」在「雷公凿」之后处于窘境。 跑过九百米处时,「火箭炮」自己失去平衡并失蹄。小组将监察「火箭炮」日后在赛事中的走势。其后,「火箭炮」须受催策,继而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火箭炮」的表现难以接受。「火箭炮」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火箭炮」,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跑过八百米处时,「安定繁盛」被「行乐之光」碰撞后失去平衡,而「行乐之光」在移至「雷公凿」外侧时一度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当时「雷公凿」向外斜跑。 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幸运飞弹」须受催策,在「捉金皇」与「阳明高高」之间受挤迫之际失地,当时「捉金皇」将头转侧及外闪,而「阳明高高」在「行乐之光」内侧紧迫竞跑,「行乐之光」则在「安定繁盛」与「雷公凿」之间无路可上后在「安定繁盛」内侧紧迫竞跑,当时「雷公凿」外闪。由于小组认为此宗事件不涉及骑师犯错,因此不采取进一步行动。 被查询时,何泽尧(「阳明高高」)表示,他于早段在没有遮挡下走第三迭。他说,过了千二米处后,他让坐骑推进至「好运多宝」外侧,当时「好运多宝」居于「鹊桥飞渡」外侧。他说,他觉得「好运多宝」将于趋近及跑过千一米处时继续上前超越「鹊桥飞渡」,因为「好运多宝」已领先「鹊桥飞渡」约半个马位,因此他继续走第三迭,以图在「好运多宝」带离「鹊桥飞渡」切入时跟随「好运多宝」切入。然而,于趋近及跑过一千米处时,「鹊桥飞渡」保持位置,这导致「好运多宝」未能带离「鹊桥飞渡」,坐骑因而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直至过了七百米处。 被查询时,潘明辉表示,「幸运飞弹」于中段占取领放马之后的好位,过了七百米处后须受力策,而他于跑过六百五十米处时须大力催策坐骑。他说,有见坐骑于此阶段须受催策,而于此前一直走势畅顺,他认为这显示坐骑在马匹之间竞跑时不自在,因为坐骑尽管受催策,但仍不愿保持位置。他说,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坐骑紧迫竞跑,并于此阶段须受力策,趋近直路弯时持续堕退。然而,坐骑于直路上望空后并无进一步堕退,末段保持同速。他续说,坐骑上仗胜出时得以居马群外侧竞跑,末段冲刺远较今次为佳。他说,鉴于坐骑于过了七百米处后不愿保持位置,他建议马主及练马师考虑让该驹日后加配眼罩出赛。「幸运飞弹」的练马师贺贤表示,他过往曾让该驹于晨操时戴上眼罩,但该驹当时颇为难以稳定走势,故此他选择让该驹在上仗胜出前的操练中加配羊毛面箍。然而,鉴于「幸运飞弹」是晚赛事的表现,他会再度考虑让该驹加配眼罩,因为牠似乎不愿保持位置。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幸运飞弹」,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幸运飞弹」上仗胜出,并为是赛热门,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幸运飞弹」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好运多宝」及「安定繁盛」,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幸运飞弹」、「捉金皇」及「鹊桥飞渡」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7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三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080-060  

「无限商机」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精彩勇士」的后躯,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无限商机」同时失地。 「量化欢腾」、「帆哥儿」及「电讯琪峯」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以取得遮挡。 接近一千零五十米处转弯时,「无限商机」与「加州得迅」互相碰撞。接近六百米处转弯时,「无限商机」在「美丽跃动」与「传奇」之间紧迫竞跑,当时「传奇」将头转侧及内闪。赛后,巴度表示,「无限商机」其后须受力策,他于跑过五百米处时须催策坐骑以保持位置。他说,坐骑在跟随头马「奇妙星」进入直路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无限商机」,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痰。 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好甜橙」在「金鹰翱翔」外侧紧迫竞跑,当时「金鹰翱翔」向外斜跑。 「传奇」大部分途程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赛后,潘顿报告,「精彩勇士」于阵上发出异常呼吸声。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精彩勇士」,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帆哥儿」,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精彩勇士」、「奇妙星」及「奖金大王」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9/2020  跑马地  第8场 赛事报告

23/09/2020  第二班  跑马地  草地  C+3  1200米   状况: 好至快  (2.71)   评分: 100-081  

「美丽友盈」出闸仅属一般。 「公证福将」出闸笨拙,其后不久在双双斜跑的「加州雷电」与「金鼓齐鸣」之间受挤迫。 「美丽掌声」于起步时向外斜跑,导致「君达星」被带向外跑压向「禾道驹」。 自外檔出闸的「大红包」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田泰安(「加州雷电」)被裁定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在跑过一千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向内斜跑及触碰「豹子头」,并不必要地碰撞该驹,导致「豹子头」及「加州雷电」双双失去平衡,而「豹子头」向内斜跑横越「好运」应有的跑线,「好运」则勒避。小组判罚田泰安由十月七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十月十二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在衡量判罚轻重时,小组考虑了田泰安的良好策骑纪录。 「禾道驹」尽管于中段沿途受催策,但仍被马群抛离。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禾道驹」、「美丽友盈」及「团结精神」,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加州雷电」、「君达星」及「金鼓齐鸣」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