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7/10/2021  沙田  第1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五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40-022  

练马师容天鹏被罚款三千元,事缘「东龙阵」在亮相圈亮相时没有佩戴公布的配备之一亮相头罩。 「胜出魅力」于跃出时在「颂圣」与「玩斗财星」之间严重受挤迫之际勒避,当时「玩斗财星」急促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颂圣」也在被「胜出魅力」碰撞后躯后严重失去平衡。其后,「玩斗财星」尽管在一段途程上受力策,但未能加速。 「全力冲」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旗袍老细」,「旗袍老细」相应向外斜跑,导致「智弗拍檔」在跃出时向内斜跑的「勇冠全城」内侧受挤迫。其后,「勇冠全城」收慢以取得遮挡。 「东龙阵」出闸笨拙,向内斜跑,碰撞「皇龙帝国」。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东龙阵」与「皇龙帝国」互相碰撞。 七百米处转弯时,「颂圣」在「旗袍老细」(巴度)的内侧受挤迫之际勒避,当时「旗袍老细」将头转侧及向内斜跑避开「皇龙帝国」。小组告诫巴度,对于他是否有采取足够措施并及时修正坐骑,小组将疑点利益归于他。小组严厉谴责巴度,并告诫他在类似情况下须尽全力确保给予内侧马匹充足的竞赛空间。 跑过七百米处时,「东龙阵」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日日够」于直路早段颇为难以望空。 「东龙阵」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内闪。 赛后,兽医报告,「旗袍老细」流鼻血。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皇龙帝国」、「颂圣」及「坪山新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活力爵士」、「智弗拍檔」及「日日够」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2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二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102-082  

「有理共想」出闸仅属一般。 「喜莲慧星」起步时向外斜跑,导致「星运子爵」在「电讯巴打」的内侧受挤迫。 趋近千四米处时,「星运子爵」在「红运大师」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接近千一米处时,「星运子爵」靠近「红运大师」的后蹄竞跑。 被查询有关「超霸神驹」的表现时,潘顿表示,坐骑于早段展现的前速不及过往由他策骑时般快。他说,坐骑于阵上通常走势十分强劲,但是赛未能展现足够前速超越内侧的「黄金甲」及如预期般领放。他说,坐骑未能超越「黄金甲」,因此他别无选择,只能收慢坐骑以移至该驹外侧。当他这样做时,坐骑的走势不及往常般强劲。他续说,坐骑于一千米处的走势已仅属一般,于过了七百米处后落后于是赛的领放马「黄金甲」,他因而须力策坐骑。他说,坐骑尽管受催策,但立即开始堕退,动作感觉欠顺。他说,坐骑于过了五百米处后显着堕退,由于他对坐骑的身体状况有疑虑,因此于转直路弯时收慢坐骑,坐骑于此阶段已泄气溃败。他进一步表示,当他于直路上收慢坐骑时,他未能察觉到引致坐骑堕退的原因,因此他认为坐骑可能出现内在毛病,影响了坐骑是晚赛事的表现。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超霸神驹」,发现该驹会厌被覆盖及因而出现溃疡,他认为这有机会对「超霸神驹」的呼吸及竞赛表现造成不利影响。小组着令「超霸神驹」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报告,他将会就这宗涉及会厌被覆盖的事件,与「超霸神驹」的练马师沈集成进行商讨。 赛后,田泰安表示,「喜莲慧星」于跑过一百五十米处时将头转侧及急促向外斜跑,导致他严重失去平衡及几乎被抛下。他说,他认为坐骑试图惊闪避开与是赛开闸有关的工作人员及设备。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喜莲慧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喜莲慧星」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超霸神驹」、「黄金甲」及「星运子爵」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3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五班  沙田  全天候    180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39-019  

「怡威」于跃出时严重失蹄,骑师黎海榮因而被抛下。 「缘份」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爱逍遥」,当时「爱逍遥」在「又享耆成」的内侧受挤迫,而「又享耆成」则出闸笨拙,向内斜跑。 「剑聂风」(巫显东)尽管于早段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受力策,但未能加速。巫显东表示,尽管他沿途持续催策坐骑,但坐骑对催策毫无反应,全程走势欠顺,最后七百米显着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剑聂风」,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剑聂风」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剑聂风」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榮冠大道」自外檔出闸后不久在一段途程上受催策,首次趋近终点时在马群之后切入。 自大外檔出闸的「骠骑飞」收慢以取得遮挡。 「一见倾心」于早段收慢以在「剑聂风」之后取得遮挡之际抢口。首次跑过终点时,「一见倾心」在「剑聂风」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向外斜跑,碰撞「龙城皇将」的后躯,「龙城皇将」因而失去平衡。 「谜语」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直至七百米处。 趋近四百米处时,「又享耆成」与「一见倾心」互相碰撞,「又享耆成」因而失去平衡及向外斜跑,导致「一见倾心」在「谜语」的内侧受挤迫,而「谜语」则在大力催策下将头转侧及稍微向内斜跑。 赛后,史卓丰表示,「红海之星」全程走势欠强劲。他说,坐骑于接近七百米处时须受力策,其后于较后阶段显着堕退。「红海之星」居后列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红海之星」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红海之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怡威」,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水星二号」、「幸运胜驹」及「骠骑飞」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4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58-041  

「马力佳」于十月二十六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右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并由后备马匹「中华威威」(陈嘉熙)补上。「马力佳」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大众胜利」于跃出时被「福喜多多」碰撞,当时「福喜多多」被「宝山鹰」带向外跑。 「八心之威」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睿智」,「睿智」相应急促向外斜跑,导致「玄天勇骥」在「钢铁福升」内侧受挤迫,而「钢铁福升」则在被「玄天勇骥」碰撞后躯后失去平衡。 「中华威威」于起步时急促向外斜跑,妨碍「骏皇星」。 接近千一米处时,「钢铁福升」将头转侧及内闪,妨碍「睿智」。 进入直路后不久,「福喜多多」向内斜跑避开「钢铁福升」的后蹄,向着内侧的「宝山鹰」的后蹄斜跑,导致骑师须修正坐骑。 跑过二百米处时,「喜悦精灵」在向外移出避开「極速奔驰」的后蹄之际失去平衡,当时「極速奔驰」向外斜跑。 「睿智」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外闪。 「玄天勇骥」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的表现难以接受。「玄天勇骥」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中华威威」的骑师陈嘉熙因以锐角将坐骑向内切入而遭警告。 被查询有关「中华威威」令人失望的表现时,陈嘉熙表示,他认为坐骑不喜欢「八心之威」及尤其是「骏皇星」居于其外侧竞跑。他说,当坐骑在领放下受到「骏皇星」挑战时,坐骑未能放鬆来跑,过了五百米处后须受催策。他说,坐骑于直路上显着堕退。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中华威威」,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赛后,霍宏声表示,「宝山鹰」于接近七百米处首次转弯时将头转侧及外闪。他说,当这发生时,他的马鞍向左滑移,令他在赛事余下途程上陷入不利处境。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宝山鹰」,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被查询有关「極速奔驰」令人失望的表现时,田泰安表示,赛前曾希望坐骑自第九檔出闸后能占取大约中间的位置。他说,坐骑过往曾在全天侯跑道试闸中采取留后跑法下表现良佳,因此希望坐骑于是晚赛事中采取相若跑法,将让坐骑有最佳机会于末段以劲势冲刺。他说,他收慢坐骑以取得遮挡后,坐骑看来抗拒前驹踢起的泥头,他遂于过了千一米处后催策坐骑。他说,他让坐骑于对面直路上持续走外迭,希望坐骑走势更为畅顺,但他于接近七百米处转弯时须将坐骑切入较接近内栏的位置以避免不必要地走外迭。他续说,坐骑于过了七百米处后转弯时外闪,令他于过了六百米处后难以推进至「福喜多多」与「竞骏翩翩」之间出现的空位。他说,坐骑于接近五百米处时一度在「福喜多多」之后处于窘境,继而须受力策,进入直路时在「竞骏翩翩」与「喜悦精灵」之间的窄位竞跑,其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他说,鉴于「極速奔驰」是晚的表现令人失望,他向马主及练马师建议,考虑让坐骑回师草地角逐,因为坐骑过往在草地上阵表现良佳。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極速奔驰」,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極速奔驰」、「骏皇星」及「大众胜利」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5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80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60-040  

就在开闸前,「电讯犇豹」烦躁不安,一对前脚并举,因而出闸缓慢。 开闸时,「嘉才」将头低俯及左转,因而出闸缓慢,向外斜跑并碰撞「电讯犇豹」,造成两驹双双失去平衡。这导致「嘉才」居马群后列竞跑。 「一铺成名」于跃出时向外斜跑,碰撞「友盈友福」的后躯。 「旅英福星」出闸笨拙,继而被「彪形遨汉」碰撞,当时「彪形遨汉」向外斜跑。这导致「旅英福星」被带向外跑压向「活力得胜」及「醉醒神」,「活力得胜」及「醉醒神」均因而受妨碍。其后,「活力得胜」及「醉醒神」均收慢以取得遮挡。 自外檔出闸的「皮具之星」及「福星高照」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首次跑过终点后,在「彪形遨汉」内侧紧迫竞跑的「两全其美」在「团结一致」内侧受挤迫之际收慢,当时「彪形遨汉」起初自己向内斜跑,继而在「旅英福星」的内侧紧迫竞跑。 「活力得胜」于早段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过了一千米处后获许推进至较前的位置,但持续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过了六百米处后,「两全其美」于尝试推进至「旅英福星」与「活力得胜」之间之际在窄位竞跑,当时该处空位不足。 过了一百五十米处后,周俊乐(「一铺成名」)左边缰绳脱手,于跑过一百米处时得以重拾。 「天天精彩」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外闪。 被查询有关「旅英福星」居于较前的位置竞跑时,田泰安表示,开跑前在亮相圈时,他建议马主及练马师考虑于早段积極催策坐骑,占取前列位置。他说,赛前觉得「嘉才」自第一檔出闸后将受催策领放,鉴于甚有胜望的「嘉才」负一百三十三磅上阵,而坐骑仅须负一百一十三磅,坐骑于起步后落后该驹不太远会比较有利。他说,因此他们同意,他应于早段积極催策「旅英福星」,并尝试占取「嘉才」之后的位置。他说,赛前也注意到,是晚较早场次赛事的头马均在带头竞跑下胜出。他说,坐骑出闸迅速,其后他催策坐骑,而「嘉才」显然未能如预期般领放,因此他于早段让坐骑继续与「彪形遨汉」上前。他说,「彪形遨汉」花了一段时间超越其内侧马匹,这导致他须较他所愿消耗坐骑更多气力,并居于领放马外侧,而非如他设想般居于领放马之后。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旅英福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被查询有关「彪形遨汉」居于较前的位置竞跑时,巴度表示,坐骑是晚增程至千八米角逐,并排得不俗的第七檔,赛前觉得这让坐骑有机会居较预期为前的位置。他说,他获指示将坐骑置于前四位,但未有明确指示应带头或占取领放马之后有遮挡的位置。他说,坐骑出闸迅速后,他于早段催策坐骑,并觉得将可相对轻鬆地占取前列位置,但内侧马匹保持位置,因此他须消耗坐骑较预期为多的气力。他续说,坐骑于中段在领放下走势不俗,但于直路弯前须受催策,其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他又说,鉴于坐骑是晚于阵上的表现,他有建议马主及练马师考虑日后让坐骑回师较短途程,并较为留后竞跑。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彪形遨汉」,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嘉才」,发现该驹胸部割伤,很可能是因胸带所致。 「嘉才」、「天天精彩」及「活力得胜」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6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四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60-042  

「闪耀光芒」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印水纸」的后躯。 「华卓晴」于跃出时在「旋里多彩」与「劲力爆发」之间受挤迫,当时「旋里多彩」向外斜跑,而「劲力爆发」则出闸笨拙,继而向内斜跑。其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旋里多彩」与「华卓晴」数度互相碰撞,两驹因而双双失去平衡。 「红海福星」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在「四条烟」与「竞骏披星」之间受挤迫,当时「竞骏披星」向外斜跑。这导致「红海福星」失地及居马群后列竞跑。 「翡翠剧院」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高友之星」的后躯,「高友之星」因而失去平衡。其后,自外檔出闸的「翡翠剧院」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过了八百米处后,「八卦」走外迭,没有遮挡。 接近七百米处趋近首个弯位时,「印水纸」在受催策之际自己失去平衡。 进入直路时,「华卓晴」将头转侧,向着「四条烟」的后蹄内闪。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劲力爆发」及「日辉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印水纸」,发现该驹软颚持续移位。 「日辉煌」、「闪耀光芒」及「翡翠剧院」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7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65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80-065  

「大道至正」出闸仅属一般,继而在「满冠熊」与「表之锐」之间受挤迫,当时「满冠熊」在被「禅胜宝驹」挨擦后向外斜跑,而「表之锐」在被「双天至尊」碰撞后失去平衡。 自大外檔出闸的「表之皇者」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首次跑过终点时,正收慢以在「电玩时代」之后取得遮挡的「将耀」在靠近该驹的后蹄处于窘境之际昂首。 跑过千二米处时,霍宏声(「满冠熊」)校正脚踏内的右脚。 「电玩时代」于转直路弯时将头转侧及外闪,「星运明爵」因而在「表之锐」的内侧紧迫竞跑。 「禅胜宝驹」沿途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满冠熊」、「将耀」及「金津一号」,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电玩时代」、「禅胜宝驹」及「幸运传奇」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7/10/2021  沙田  第8场 赛事报告

27/10/2021  第三班  沙田  全天候    1200米   状况: 好地  (9.77)    评分: 074-061  

「星耀王者」入闸后十分烦躁不安,突然以后足竖立,头部因而撞到闸厢上方框架。「星耀王者」也将一对前腿伸进隔邻「悦跑得」的闸厢。「星耀王者」被牵出闸厢及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星耀王者」退出。「星耀王者」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悦跑得」同样被牵出闸厢及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适宜出赛。 「无敌勇士」于起步时失蹄。 「公证福将」于起步时向外斜跑,收慢避开「智醒财星」的后蹄,当时「智醒财星」出闸笨拙。 「悦跑得」及「胜意龙」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跑过千一米处时,「张灯结彩」在「健康就好」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当时「健康就好」向外斜跑。 过了九百米处后,「健康就好」及「激赏」均走外迭,没有遮挡。 过了五百米处后,「公证福将」在「无敌勇士」之后受困。 赛后,田泰安报告,是晚首次在全天候跑道上阵的「无敌勇士」于接近七百米处转弯时走势笨拙,因而失去平衡。他说,坐骑其后立即脱口,尽管于转直路弯时及直路早段受力策,但仍转弱。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无敌勇士」,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同样于赛后,史卓丰表示,「北区威龙」居马群后列竞跑时,看来抗拒前驹踢起的泥头,因为坐骑全程走势欠顺。他说,坐骑于七百米处前须受力策,其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北区威龙」,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超音鼠」,发现该驹右前腿不良于行。「超音鼠」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公证福将」,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加州凯歌」、「激赏」及「悦跑得」均须抽取样本檢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