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3/01/2022  沙田  第1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A  10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4  

「幸运之神」入闸后烦躁不安,以后足竖立,将左前腿搁在隔邻闸厢间隔上并坐下。「幸运之神」被牵出闸厢接受兽医檢查,兽医认为该驹不适宜出赛。小组按照兽医意见着令「幸运之神」退出。「幸运之神」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幸运之神」退出赛事后,所有马匹均被牵出闸厢,赛事因而延迟开跑。 「澳华威威」与「万里飞至」于起步时互相碰撞。「万里飞至」于其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在「天足猫」的后蹄内侧处于窘境。 「得力宝驹」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鼓浪顺风」。 「影疾」出闸十分笨拙,向外斜跑及碰撞「荃程路通」,而「荃程路通」则于跃出时向内斜跑。这导致两驹双双失去平衡及失地。 「龙东传承」出闸笨拙,向外斜跑,碰撞「加州威胜」。 跑过六百米处时,「运来孖宝」急促向内斜跑,导致「澳华威威」勒避「运来孖宝」的后蹄。其后,「运来孖宝」在催策下内闪。 接近三百五十米处时,「天足猫」向外斜跑,碰撞「加州威胜」的后躯,「加州威胜」因而失去平衡。 跑过三百米处时,「天足猫」在「不可挡」的外侧紧迫竞跑,当时「不可挡」向外斜跑。「不可挡」其后于余下途程上在催策下外闪。 趋近五十米处时,「万里飞至」在外闪之际向外斜跑及妨碍「得力宝驹」。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请让路」,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也有此毛病报告。 「加州威胜」、「龙东传承」及「万里飞至」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2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二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95-080  

「银驰」于一月二十一日被小组按照兽医意见(左前腿不良于行)着令退出。「银驰」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前往起步点后,「中华盛景」不愿继续前往闸厢,赛事因而延迟开跑。小组告诉练马师告东尼,小组将就「中华盛景」的此项事件发出警告。 「顺势赢」出闸笨拙,向外斜跑,碰撞「中华盛景」。 跑过千二米处时,「疾风明驹」于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数度昂首及抢口。 趋近七百米处时,「电子群星」靠近「驷跑得」的后蹄处于窘境,当时「驷跑得」被「胜利威龙」带向外跑。 趋近六百米处时,「驷跑得」在「顺势赢」之后处于窘境。 过了一百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疾风明驹」在「电子群星」外侧紧迫竞跑,当时「电子群星」向外斜跑。接近终点时,「电子群星」与「疾风明驹」互相碰撞。「电子群星」与「疾风明驹」紧迫竞跑,两驹的骑师因而均于末段未能全力催策坐骑。 趋近五十米处时,「中华盛景」急促向外斜跑。 「顺势赢」大部分途程走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时,巴度表示,「胜利威龙」于早段占取好位,其后在赛事步速中等下走势畅顺。他说,坐骑于过了五百米处后须受力策,而坐骑尽管于跑过三百米处时受催策,但开始堕退,其后在转弱时动作感觉欠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胜利威龙」,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由于这已是「胜利威龙」连续第二次有骑师表示对牠的动作有疑虑,小组遂将此事项转介兽医事务部(规管、福利及生物安全政策)作进一步评估。此外,小组着令「胜利威龙」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中华盛景」及「驷跑得」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3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国际一级赛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121-101  

「福逸」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聚才」。 「当家猴王」于跃出时向外斜跑,碰撞「速递奇兵」,「速递奇兵」相应向外斜跑,挨擦「八仟师」。 趋近及跑过一千米处时于一段途程上,「聚才」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抢口。接近一千米处时,「聚才」在收慢之际向内斜跑,碰撞「福逸」。 趋近六百米处时,「八仟师」被「旺虾王」碰撞后躯,当时「旺虾王」在靠近「速递奇兵」的后蹄竞跑之际向外斜跑。居于「旺虾王」之后并持续抢口的「聚才」因而向外移出避开该驹的后蹄。 跑过四百米处时,「旺虾王」于试图推进至「速递奇兵」与「八仟师」之间的窄位之际在「八仟师」的内侧紧迫竞跑,当时「八仟师」向内斜跑。这导致「旺虾王」碰撞「八仟师」的后躯,「八仟师」因而失去平衡。 「福逸」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跑过三百米处时移至「速递奇兵」的外侧,「旺虾王」因而受妨碍及被带出较外迭。 接近七十五米处时,「显心星」(薛恩)在催策下向内斜跑,因而与「当家猴王」互相挨擦。「显心星」与「当家猴王」其后于末段紧迫竞跑,导致薛恩用鞭受到掣肘。 小组提醒巴度(「福逸」),他有责任在举鞭时不将手臂抬高于肩部水平。 赛后,蔡明绍表示,「八仟师」沿途须在没有遮挡下走第三迭,过了七百米处后及转直路弯时两度外闪。他说,他于入直路时催策坐骑,但坐骑其后毫无反应,并于末段转弱。他续说,他认为坐骑是日赛事大幅升班角逐并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是坐骑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的原因。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八仟师」,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速递奇兵」,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速递奇兵」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速递奇兵」、「当家猴王」及「显心星」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4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5  

「一样满意」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继而被「新境界」碰撞,当时「新境界」被「超级黄蜂」挨擦,继而向外斜跑。 「雪战神驹」出闸仅属一般。 「健康第一」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星际精英」,当时「星际精英」在「时时夺彩」内侧受挤迫,而「时时夺彩」则被「合伙赣劲」带向内跑。 「机械战士」及「新威煌」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起步后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合伙赣劲」在「弗雷」内侧受挤迫,当时「弗雷」在收慢之际将头转侧及向内斜跑。「合伙赣劲」其后收慢以取得遮挡。 过了千三米处后,「合伙赣劲」在「健康第一」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趋近及跑过千二米处时,「弗雷」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抢口。 过了千二米处后在一段途程上,「新境界」跑来抢口。 跑过一千米处时,「星际精英」在抢口及靠近「前进」的后蹄处于窘境之际昂首。「星际精英」于趋近及跑过八百米处时再度抢口,过了七百五十米处后向外斜跑,导致「健康第一」被带出较外迭,没有遮挡。 「时时夺彩」于转直路弯时将头转侧及外闪。 跑过四百米处时,「合伙赣劲」向外移出避开「超级黄蜂」的后蹄以望空。 跑过一百米处时,「雪战神驹」向外斜跑,在「前进」的内侧紧迫竞跑。 「星际精英」于直路上难以望空,末段在「前进」的后蹄外侧紧迫竞跑。因此,「星际精英」于赛事较后阶段未能全力施为。 「时时夺彩」于直路上在催策下外闪。 「银亮威龙」大部分途程走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时,「弗雷」的练马师沈集成表示,由于马主对该驹上仗于早段受催策占取前列位置时,于末段冲刺的表现令人失望,他遂指示贺铭年是日尝试让该驹占取中间位置,最好是持续走第二迭。他说,赛前希望该驹于早段较为留后竞跑,就能于末段交出较上仗为强的冲刺。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弗雷」,发现该驹流鼻血。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机械战士」,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美丽在线」及「银亮威龙」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5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80-060  

「星运男爵」于起步时向向外斜跑,碰撞「飞马将军」。「飞马将军」其后不久被「帝豪宝宝」碰撞,当时「帝豪宝宝」向内斜跑避开「兴图缤纷」。 「团结精神」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逆市奇爸」。 自外檔出闸的「以战得胜」于早段收慢。 「逆市奇爸」于中段在领放下抢口。 「必跑得」于转直路弯时走势笨拙,向外斜跑及碰撞「战熊三千」。「必跑得」其后向内斜跑,进入直路时一度在「帝豪宝宝」的后蹄外侧处于窘境。 「帝豪宝宝」于进入直路时失去左后蹄的蹄铁。 过了一百米处后,「星运男爵」在「团结精神」之后受困而未能望空。这导致「星运男爵」于接近终点时勒避「团结精神」的后蹄,当时该驹在「飞马将军」的内侧紧迫竞跑。 接近七十五米处时,「必跑得」在「战熊三千」(蔡明绍)的内侧紧迫竞跑,当时「战熊三千」在催策下向内斜跑。过了五十米处后,持续内闪的「战熊三千」被「以战得胜」(梁家俊)带向内跑,「必跑得」因而一度收慢避开「战熊三千」的后蹄,当时「以战得胜」在力策下向内斜跑。居于「必跑得」内侧的「帝豪宝宝」在该驹内侧受挤迫,而居于「帝豪宝宝」内侧的「飞马将军」则在该驹与「团结精神」之间的窄位竞跑。「帝豪宝宝」、「飞马将军」及「团结精神」因而均于末段未能全力施为。小组谴责蔡明绍及梁家俊,并告诫他们日后须及时尽全力阻止坐骑斜跑。 「以战得胜」大部分途程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被查询有关「连连欢呼」的表现时,莫雷拉表示,坐骑是日首次在香港出赛,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因而出闸缓慢。他说,这导致坐骑须居于马群后列竞跑。他说,坐骑早段走势畅顺,趋近及跑过七百米处时得以推进至「星运男爵」的内侧。他说,他于直路弯前及转直路弯时催策坐骑,而鉴于坐骑因出闸表现而于早段落后太远,他认为坐骑其后于赛事较后阶段的冲刺令人满意。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连连欢呼」,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团结精神」,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连连欢呼」、「以战得胜」及「战熊三千」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6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A  18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58-040  

「巴基之友」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得胜多」,「得胜多」相应向外斜跑,碰撞「正本开心」。 「钟意宝」于跃出时在双双斜跑的「超班福星」与「皮具之星」之间 受挤迫。其后,「皮具之星」收慢以取得遮挡。 「博爱之光」及「博爱友威」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在马群之后切入。 跑了一段短途程后,「得胜多」向内斜跑,碰撞「巴基之友」。「得胜多」其后向外斜跑,导致「正本开心」受妨碍。 过了一千米处后及过了九百米处后转弯时,「钟意宝」与「皮具之星」两度紧迫竞跑。 过了四百米处后,「得胜多」将头转侧及内闪,并且不愿推进至「巴基之友」的外侧。「得胜多」于趋近二百米处时持续内闪,继而向外移出避开「巴基之友」的后蹄,当时「巴基之友」向外斜跑。 过了二百米处后,「超班福星」颇为难以望空。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威力飞驰」,发现该驹患有「喘鸣症」,而该驹过往也有此毛病报告。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会展达人」,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红丽舍」、「得胜多」及「正本开心」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7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国际一级赛  沙田  草地  A  16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131-106  

何泽尧(「金鎗六十」)因未有于规定时间或之前抵达亮相圈,被罚款二千元。 「夏威夷」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将王」。 「幸福笑容」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趋近五百米处时,「达心星」于被「金鎗六十」带出较外迭之际在该驹的外侧紧迫竞跑,当时「金鎗六十」移至「幸福笑容」的外侧。 进入直路时,「幸福笑容」外闪,「金鎗六十」因而在该驹外侧紧迫竞跑。 跑过三百米处时,「幸福笑容」在「黄金甲」与「金鎗六十」之间紧迫竞跑,当时「金鎗六十」向内斜跑。 被查询时,何泽尧表示,「金鎗六十」自第一檔出闸,他赛前拟于早段将坐骑移离内栏,因为他不想在赛事任何阶段受困而未能望空。他说,今仗参赛马不多,他预期坐骑将居于马群后列竞跑,但预期会较阵上实际所居位置靠近主马群。他说,他预期「达心星」及「幸福笑容」会居于较实际为前的位置竞跑,而他会将坐骑置于该两驹之后,并于接近六百米处时移出外迭。他说,虽然坐骑于对面直路上有机会推进至「幸福笑容」的内侧,但他不愿让坐骑这样做,因为领先马匹堕退,坐骑有可能受困而未能望空,而且从较早场次的赛事看来对离栏竞跑的马匹或较有利。他说,跑过六百米处时,他将坐骑向外移出至「幸福笑容」之后,接近五百五十米处时推进至该驹外侧。他说,为此他须挨擦「达心星」并将该驹带出较外迭。他说,虽然他对他于早段及中段不让坐骑在「幸福笑容」内侧推进的决定感到满意,但他觉得较他实际开始推进上前的时机更早将坐骑移至「幸福笑容」外侧或会较佳。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健康愉快」,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血。「健康愉快」必须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夏威夷」及「金鎗六十」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8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四班  沙田  草地  A  12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60-044  

「钻飞龙」于跃出时在双双斜跑的「月球」与「奇妙之春」之间受挤迫。 「经典之光」于起步时向外斜跑,碰撞「众欢笑」。其后,「经典之光」及「众欢笑」均收慢以取得遮挡。 「对衡之星」及「陆知」自外檔出闸后均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跑过千一米处时,「纵横天下」向内斜跑,碰撞「奇妙之春」。 接近九百五十米处时,「奇妙之春」向外斜跑,碰撞「纵横天下」,当时「纵横天下」正收慢以占取较接近内栏有遮挡的位置。 「月球」于转直路弯时外闪,在「赛得意」内侧处于窘境。 「钻飞龙」于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 「陆知」于跑过四百米处时颇为难以望空。 「电子兄弟」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有关「经典之光」令人失望的表现时,梁家俊表示,由于坐骑上仗在港首次上阵时胜出,他遂于是日将自外檔出闸的坐骑置于马群后列竞跑。他说,坐骑于早段走势畅顺,赛事步速于过了六百米处后开始加快时,坐骑起初对催策反应良佳。他说,他于转直路弯时将坐骑移至马群外侧,但坐骑于进入直路后不久须受催策。他续说,坐骑在催策下起初保持同速,过了三百米处后对催策未能交出反应,其后于末段未能以劲势冲刺,表现令人失望。他说,他认为坐骑或未能应付是日负磅由上仗的一百二十四磅,增至顶磅一百三十三磅。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经典之光」,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上仗胜出的「经典之光」是赛包尾大败而回,小组认为该驹今仗的表现难以接受。「经典之光」必须试闸及格,并且通过兽医檢验后,才可再次出赛。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赛得意」,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翩翩君子」及「风继续吹」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9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20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79-060  

「又龙串凤」于开闸时一对前脚并举,向外斜跑及阻碍「安颂」。 「飞天神驹」出闸笨拙,向外斜跑及挨擦「西利哥」。 「惊喜」于跃出时在「飞轮钻皇」与「自然力量」之间受挤迫,当时「自然力量」向外斜跑。其后,「自然力量」及「惊喜」均收慢以取得遮挡。 自外檔出闸的「全才」同样于早段收慢以取得遮挡。 「喜莲心星」于过了千六米处后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继而获许上前,过了千一米处后居于领放马外侧。 「安颂」于直路早段颇为难以望空。 跑过四百米处时,「顺风宝」在「西利哥」的外侧紧迫竞跑,当时「西利哥」推进至「顺风宝」与「快益善」之间的窄位。「顺风宝」其后向外斜跑避开「西利哥」,导致「飞轮钻皇」于跑过三百五十米处时收慢避开该驹的后蹄。 接近二百五十米处时,蔡明绍(「全才」)跌掉马鞭。 跑过二百米处时,「喜莲心星」在「飞天神驹」的后蹄内侧紧迫竞跑。 过了二百米处后,「多多勇驹」移至「快益善」的内侧以望空。 「顺风宝」大部分途程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 赛后,楊明纶表示,他认为「超劲勇士」在能够取得遮挡下表现最佳。他说,由于是日赛事早段马群的分布,坐骑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外迭直至于过了千一米处后被「喜莲心星」过头。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超劲勇士」,内窥镜檢查显示该驹的气管内有很多痰。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又龙串凤」及「喜莲心星」,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西利哥」及「快益善」均须抽取样本檢验。

23/01/2022  沙田  第10场 赛事报告

23/01/2022  第三班  沙田  草地  A  1400米   状况: 好地  (2.72)   评分: 080-062  

「綫路之星」出闸仅属一般,向着外侧的「綫路神骅」的后躯斜跑。 「胜贤」于起步时向内斜跑,碰撞「自然辉煌」的后躯,「自然辉煌」相应向内斜跑,并碰撞「四季喜」的后躯。 「牵旺加富」出闸笨拙,向外斜跑,碰撞「皇龙福将」。 「美丽喝采」自外檔跃出时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昂首。 自外檔出闸的「一铺纵横」同样收慢以占取较接近内栏的位置。 蔡明绍(「牵旺加富」)承认一项不小心策骑〔赛事规例第100(1)条〕,事缘于跑过千三米处时,他容许坐骑在尚未带离「少爷仔」下向内斜跑,导致该驹在「牵旺加富」内侧受挤迫之际受阻碍。在此情况下,小组判罚蔡明绍由三月二日星期三开始停赛,直至三月七日星期一才可再次出赛(两个香港赛马日)。在「少爷仔」内侧抢口的「自然辉煌」因而受妨碍。 「飞马英雄」于过了千三米处后在收慢以取得遮挡之际向内斜跑,碰撞「胜贤」。 过了千二米处后,「美丽喝采」抢口及数度昂首。 趋近及跑过一千米处时,「自然辉煌」开始十分难以稳定走势,并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勒避「四季喜」的后蹄。跑过五百米处时,「自然辉煌」勒避「胜贤」的后蹄。 「綫路之星」于转直路弯时将头转侧及外闪。 「綫路神骅」于转直路弯时走势笨拙,向外斜跑,阻碍「牵旺加富」,「牵旺加富」因而被带向外跑压向「明欣赏」,导致「明欣赏」在「少爷仔」内侧紧迫竞跑时向外移出避开「牵旺加富」的后蹄。 跑过四百米处时,「美丽多多」向内斜跑,碰撞「胜贤」。 「皇龙福将」自趋近三百米处起严重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二百米处。 趋近二百米处时,「四季喜」向外移出避开「綫路之星」的后蹄,当时「綫路之星」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四季喜」其后向外移出避开「綫路之星」,妨碍「綫路神骅」。 接近一百米处时,莫雷拉(「綫路之星」)跌掉马鞭。 「少爷仔」沿途走外迭,没有遮挡。 被查询时,班德礼(「皇龙福将」)表示,他获指示自外檔出闸后尽可能尝试让坐骑占取大约中间有遮挡的位置。他说,他于早段让坐骑向内切入,其后由于「美丽多多」在「少爷仔」之后保持位置,他未能让坐骑取得遮挡。他说,与其让坐骑持续走外迭,他认为收慢坐骑以起初在「美丽多多」之后,继而在「美丽喝采」之后取得遮挡,应较催策坐骑以图带离内侧马匹及占取前列位置有利。他说,这导致坐骑居远较赛前部署为后的位置竞跑。 赛后,薛恩将「美丽多多」令人失望的表现归咎于坐骑大部分途程须在没有遮挡下走大外迭。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美丽多多」,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兽医于赛后立即檢查「飞马英雄」及「牵旺加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少爷仔」及「四季喜」均须抽取样本檢验。